導航

孔門聖賢-子夏

  • 子夏

    蔔商(前507~?),字子夏,衛國人,小孔子四十四歲。
    以文學著名,與孔子論《詩》,獨闡精微,孔子贊曰:“商始可與言《詩》已矣。”
    在孔門弟子中,子夏不像顏回、曾參之輩恪守孔子之道,而是頗具獨創精神和異端傾向。
    孔子教誨他道:“女為君子儒,無為小人儒!”
    子夏任莒父宰,問政,孔子曰:“無欲速,無見小利。欲速,則不達;見小利,則大事不成。”
    從孔子的遵遵告誡中,已約略可見出子夏對正統儒學的偏離。
    子夏對“君子”的理解與孔子所說的“溫文爾雅”頗有不同,他說:“君子有三變:望之儼然,即之也溫,聽其言也厲。”
    這不似坦蕩醇厚的儒者,倒似心機深沈的法家了。
    孔子沒後,子夏去魯至魏,行教於西河,治學嚴謹,敢於質疑經史之謬誤。
    曾聽人言史誌曰:“晉師伐秦,三豕渡河。”
    子夏說:“‘三豕’應為‘己亥’之筆誤。”讀史誌者問諸晉史,果然是“己亥”之誤。
    於是名重天下,從學者眾,門下人才輩出,如田子方、段幹木、李悝、吳起、禽滑厘、商鞅之屬,皆受業於子夏,而荀子、李斯、韓非等也俱是其隔代再傳弟子。
    西河學派既傳授儒家經典“六藝”,也是法家政術思想的先驅。
    子夏操守高邁,言曰:“諸侯之驕我者,吾不為臣。大夫之驕我者,吾不復見。”
    魏文侯以師禮事之,乃許咨以國政。晚年,因哭子喪明,為曾參所責。
    孔門弟子之有著作傳世者,以子夏為最多。
    相傳《論語》即為子夏與仲弓合撰,《毛詩》亦傳自子夏,《詩序》即為子夏作,《儀禮·喪服篇》亦傳自子夏,《易傳》一卷,亦子夏所撰。
    漢人徐防又有“詩書禮樂,定自孔子;發明章句,始於子夏”之說,更可見他在孔門諸子中地位之重要。



資源取自 國學網